学校新闻
教育叙事
最新公告
校园动态

教育叙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校新闻 » 教育叙事

烟花记忆

2013-04-15 17:10:23 点击数:

过年了,我照例要给侄儿、侄女儿以及我自己不到四岁的女儿买些烟花,不为别的,我总感觉那是属于孩子们在新年里最好的礼物,我也喜欢火光映照下那些灿烂的笑脸和空气中淡淡的硝烟味道。

零点的钟声还没敲响,我居住的小城便笼罩在一片灿烂的焰火之下。“嘭——”又一支烟花冲上天空,“唰”地四散开来,我看到绚丽的火花,仿佛幸福的流星雨从天而降,孩子们的笑脸被映照得异常明亮,笑声在硝烟里荡漾,挺好的,这幸福的味道!今夜,该有多少幸福的童年沐浴在这片灿烂之下啊!

我,而立之年已过去好多年了,我不再喜欢自己燃放烟花爆竹,一则胆小,火花腾空,我捂住耳朵,唯恐躲之不及;二则怕吵,常常冷不伶仃一声巨响吓得我够戗;其实,还为那段酸楚的记忆。

我的童年时代应该说家庭的物质生活还是比较匮乏,一家五口人的重担全部压在父亲和母亲身上。母亲一个人在家种几亩薄地,勉强可以填饱全家人的肚子;一家老小的开支则全靠父亲的工资。我亲眼见过母亲为农活忙不出来而默默流泪,也看到过父亲为借不到姐弟仨的学费而蹲在门前的老槐树下抽半夜闷烟。父亲是中学语文老师,很严厉的那种,他的学生都这样说。这样的家境,这样的父亲,我的童年没有绚丽的烟花,每年的除夕夜都是在别人噼噼啪啪的爆竹声中度过,作为一个懵懂的孩子,我渴望一个拥有烟花的春节。

那一年放寒假,父亲奇迹般地带回一盒子烟花,很大的一盒子,放在他自己的房间里。我们姐弟三人很好奇,但又不敢问,那烟花是谁的,过年的时候会不会分给我们一份儿,有些什么式样。有时会偷偷跑去看看那盒子上的说明,摸一摸黄纸壳子的包装。后来终于悄悄从母亲口中得知,那是年终时父亲单位隔壁的烟花厂给每个教职工分发的一点礼物。我们欢呼雀跃,这个春节终于有烟花放了。我憧憬着大年夜被焰火包围的情景,想象火光中升腾的烟雾在头顶盘旋。

大年三十,从白天到晚上,山村里隆隆的鞭炮声四起,伙伴们变着花样放爆竹,扔到水里的,水花四溅;放在瓶子里的,瓶子炸裂;甩进地沟的,一声闷响……贫穷的山村荡漾着孩子们的笑声,震落了树上的雪花,簌簌往下落。父亲却只字未提烟花的事情,是不是父亲忘记了?等到守岁,夜空中绚丽的焰火此起彼伏,而我们姐弟三人却只能蜷缩在火炉旁,倾听屋外的笑声和伙伴们的幸福。父亲还是没有提及那箱烟花,仿佛真的忘记了。我们虽然失落,但这年之前的守岁都是在默默中度过,兴许过几天父亲想起来了还会分发给我们呢!今天忘记了,还有明天,明天过去了,还有正月十五啊。

大年初一,我们被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惊醒,家里来客人了。舅舅和几个表哥表弟一大早来了我家,一阵寒暄之后,我们姐弟三人便和表哥表弟玩开了,烟花的事情我们早已忘记。就在这时,父亲发话了。

“鹏娃子,把我发的那箱花炮搬出来。”父亲终于要给我们分发烟花了,我高兴得屁颠屁颠,连忙从父亲卧室的床下取出烟花,搬到他面前。哥哥姐姐和表哥表弟围过来。父亲打开箱子,天啦,里面各种各样烟花的都有,我至今还记得什么天女散花、彩珠筒、风火轮、爆竹……然后父亲给表哥表弟一一分发,他们的笑脸我记忆深刻。轮到我们姐弟三人的时候,箱子里空空如也。“你们把箱子收起来,玩去吧。”父亲说。之后父亲说了什么,我已记不清楚。只记得我们没有参与表哥表弟燃放烟花,而是跑到后山的一块荒地放纵满心的泪水。寒风呼啸,荒草凋零,暮色四合,我们红肿着眼睛回到家。“我们会有烟花放的!”儿时的心里有了这样一个念头。那一年的春节,我们依然没有烟花,还收获了刻骨铭心的委屈。

我渴望拥有烟花的童年,但我的童年始终没有烟花。岁月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我走过童年、少年,后来有了工作,有了家庭,渐渐很透彻地理解了父亲。再后来,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过年了,放烟花是孩子们的事情,我却不再燃放,但我每年都会给孩子们买些烟花。有时候我也想效仿当年父亲的做法,但终究没有这样做。在除夕夜绚烂的火光中,他们的童年拥有烟花,我更希望他们拥有烟花般灿烂的人生!

友情链接:三峡宜昌网中国宜昌网

© 龙8国际注册版权所有2013-2020 鄂ICP备05010659号-1
师风师德举报邮箱:dc@jdfschool.com
Email:office@jdfschool.com 电话:0717-6929555   后台管理   办公OA